博客首页  |  [zsyy8964]首页 

zsyy8964
博客分类  >  其它
zsyy8964  >  未分类
不滿是真情緒港獨是真命題+彭定康欲當香港千古罪人乎?

65796

 不滿是真情緒港獨是真命題+彭定康欲當香港千古罪人乎?

 

張三一言

 

 

 

 

不滿是真情緒  港獨是真命題

 

張三一言

 

新聞報導中大量又重複地刊載過氣政客彭定康言論:在共產黨統治下,香港能爭取到民主,但不能爭取到港獨;港獨只是嘴上未長毛的小學雞不滿情緒發洩而已,誣指學學追求港獨完全錯誤;所以不斷指稱港獨是偽問題,且會削弱民主。

張三一言也重復舊話:在政治史上,可以找到以獨立求得自由的實例,但找不到在極權統治下一個地方有民主事例。沒有事實支持的主張是謊言,彭定康就是滿口謊言。

共產黨用反台獨之名,壓台灣實行共和立憲民主自由普選之實;也用反港獨之名,壓香港實行共和立憲民主自由普選之實。

共產黨一方面說港獨不存在,沒有市場,是偽問題,但同時又矛盾地高調反港獨;何以如此?一則港獨是真存在真問題,所以共產黨要真反港獨,二則借反港獨之名,壓香港人民爭取普選之實,因為在今天赤裸裸公開反民主是件難為之事。

彭定康好像心有靈犀一點通,也反港獨,有唱雙簧實效。

 

如上所述,今天香港有兩個基本反港獨議論有:一時港獨只是青年人不滿情緒發洩;二是港獨是偽問題。

現在就研究一下不滿是真情緒,港獨是不是偽問題。

港獨當然是不滿情緒的發洩,香港人長期被共產黨侵凌打壓,香港人的人權和政治權利被共產剝奪殆盡,氣憤填譍,能不發洩?但是,港獨絕不只是一時發牢騷的不滿情緒發洩,它是香港人歷經數十年認同中國條件下爭民主徹底失敗後,總結經驗教訓,得出理性的結論。

 

有評論說:梁天琦“坦白承認,現時講不到何時進行時代革命,也沒有「建國方略」”,由此可見“梁天琦的講法再一次證明港獨只是幻想出來的空中樓閣,方向不知,方略沒有,流於「貪口爽」。”

 

不妨用生活見見事例來說明這個說法謬誤。比如說,有一青年(男女通用)只知道很想找個異性談戀愛、結婚,但是,不知道哪一天,在甚麼地方追哪一位對象,更沒有一套追求策略;由之,得出此青年找對象談戀愛只是幻想出來的空中樓閣,方向不知,方略沒有,流於「貪口爽」;於是,青年人的戀愛就成了偽問題。  一個人想外遊,但是還沒有決定到哪一國、還沒有儲夠旅費、更沒有旅遊路綫圖,所以此人旅遊外國只是幻想出來的空中樓閣,是偽問題。

上面兩個生活事例說明戀愛結婚是偽問題、出國旅遊是偽問題,偽問題就是不存在的問題、不存在的事實;即是人間根本沒有戀愛結婚、旅遊這一回事。

你說荒唐不荒唐?但是,那些指稱港獨是偽問題的人,用的就是這一荒謬邏輯。

 

張三舉過一例,若港獨真是偽問題,前幾十年九龍皇帝曾灶財建立九龍國才是真正的偽問題;所以沒有人反曾灶財的“九獨”,也不見有人在立法局提出反“曾九獨”問題。若港獨真是偽問題,若港獨絕不能成事,即港獨和曾九獨相同,陸共土共就不會那麼緊張傾盡全力打殺了;共產黨的高度緊張的反應說明:港獨是真問題,港獨有力量,港獨有前途。

 

比香港更小,權力建構更差的地方獨立建國的事多得很。所以,港獨不但不是偽問題,其含真量100%,港獨能否實現,要付出多大代價,要到甚麼時候才能獨立,那是另一回事。

事在人為,只要有人談港獨,信港獨,行港獨,香港獨立建國終將成事。

 

有人拿不妨民主黨一項調查作為反港獨依據。據稱,受訪者被問及若二○四七年無法實行特首及立法會全面普選,屆時希望香港實行哪種政治制度,百分之五十五希望繼續實行「一國兩制」,接近兩成希望「邁向獨立」。不過,如果二○四七年前已實行雙普選,支持「一國兩制」的比例大幅上升至接近七成,「邁向獨立」則跌至百分之十四。顯而易見,港獨訴求源於不滿現狀,即使沒有「建國」的可能,市民還是會發晦氣地認為,不如離家出走算了!

對這個調查和暗示的結論,有人本質地指出其問題所在:支持港獨的由0增至14%20%

兩三年後,十年八年後支持港獨的會增加還是滅少?這要由今天青年人支持港獨的比例大還是小決定,事實給的答案是:青年人支持港獨的多。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 2016725日公佈:近七成受訪者支持維持一國兩制,17.4%受訪者則支持港獨。1524歲群組中,近四成人支持港獨。這個數字說明:五至十年後,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將占40%,即五至十年間反港獨香港人暴升一倍。支持港獨的香港人占絕大多數;因為在支持者之外的60%人中,按常理,應有35%左右中立不表態者;剩下的25%是反港獨港人。支持港獨和反港獨之比是4:2.5。支持港獨力量壓倒反港獨力量。

這說明,即使港獨真的是偽問題,但是隨著日月流逝,偽含量漸少,真含量漸增,最後,全真;港獨不但是真問題,還必然會真存在。

 

20161203

 

 

 

 

 

 

 

 

彭定康欲當香港千古罪人乎?

 

張三一言

 

離開了香港近二十年後,彭定康20161124日重返香港,用陰謀論觀點看,可以說他是勾結共產黨合謀反港獨。肥彭認定在共產黨統治下的香港能爭取到民主,但是港獨削弱民主,所以要反港獨才能爭取香港民主。這還不夠,還要加上孔老二的《論語》,說他在做香港總督的五年期間常重複參考《論語》。指引香港人離開現實,到故紙堆裡找安慰。

肥彭拿手好戲:以民主反港獨:彭定康的謬誤在於把香港年輕人根本同一回事的要民主與求獨立,說成敵對的兩回事。“彭定康指自決無異港獨 斥不能成事 更危及民主”這個老牌政客不但反港獨,連聯合國人權條約的根本精神:“人民自決”也反對和否定;走到徹底反民主路上去。

 

請問:彭定康發這些言論是不是要當香港人的千古罪人?

港獨從何來?有評論說:“泛民第一代政客在這重要的歷史時刻,不好好反省30年來爭民主的失敗,在死前好好總結一下,給香港年輕新世代一個遲來的道歉,反而厚顏地、滑頭地在港獨議題上討好中共,出賣新世代的年輕人?”

泛民20多年來爭取民主香港民主失敗的經驗教訓,促使香港青年人醒覺:錯信了泛民路線的失敗,於是釜底抽薪、破釜沈舟,走上香港獨立之路。彭定康到香港來反港獨,是與香港青年為敵,與香港人為敵,客觀上做了共產黨幫凶。

 

以下羅列彭定康反港獨言論,並加評析。

 

有評論說:“彭定康形容港獨主張太過分,無法得到英美及世界其他地方認同,並對梁天琦說:「你當然可以繼續說你剛才的話,然後令你的支持分散及變弱,並危害你想達到的目標,最後以災難告終(ending calamitously)」。”

讓明天的時間說明,是過氣港督失敗還是香港青年失敗。

 

有評論說,彭定康“跟魯平、倫敦跟北京其實有common understanding,就是香港按照《基本法》及「一國兩制」框架回歸中國,而英國則負責監察,什麼獨立或香港自決都不在選項。”

英國彭定康背着香港人民把香港交給共產黨罪行在前,現彭定康反港獨是罪行延續。共產黨以「三腳凳」作為反港人參與港事的反動理論;英國彭定康作壁上觀,並顯讚許態度。

 

有評論說:“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提問,若為了不觸怒中共而避談真心相信的政治主張,是否等同助長中共對本港的操控?彭定康回應稱,梁的觀點是全然錯誤(dead wrong),「若你認為在未來數年內,你能夠推翻中共而令香港獨立,我只會認為你是在蒙騙(delude)自己。你可能是為了有一篇看上去雄辯的、有火花的,甚至能博得掌聲的演辭而蒙騙你自己,但我不認為你在向你的同伴作出十分聰明的建議。」 ”

肥彭全然錯誤,認為只有在未來數年內能推翻中國極權政才能搞港獨。就算彭定康你說對了,那麼請問,其一,二三十年才能推翻中共就不能從現在起做港獨準備?現在的港獨事實是“講獨”離行獨實獨還有一段頗長距離。全世界的共產政權絕大多數都是在人們確認可見之年不可能被推翻的時候,傾刻之間被推倒了。你彭老朽是神仙?能鐵定共產黨在未來數年內穩如泰山?

 

徐承恩所說: “香港過去幾十年的民主運動,本身是對主權移交的回應:昔日民主派寄望能透過「民主回歸」改革殖民地體系,透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促成香港的自主,歸根究底是一場爭取大眾主權(Popular Sovereignty)的社會運動。而香港歷年的公民抗爭,從六十年代反對天星小輪加價的抗爭、七十年代的反貪污運動和社區運動、八十年代起的民主運動、2003年七一後的抗爭、到近年的雨傘革命,都是香港人爭取命運自主的努力。香港公民社會在過程中逐漸成型,其成員都相信他們是有着共同的命運,其公眾事務當由香港人自己決定。這就是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所指的想像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y)”。(民主與港獨兩不相干,當真? 徐承恩)

徐承恩說得好。不論你說的是爭民主也要,爭自決也要,爭港獨也好,多多名堂外,其核心只有一個:香港人決定香港人的命運。香港人命運自決,或者叫做民主自決,或者是港獨,都是近年香港年輕的抗爭歷年民主運動、公民運動的自然延伸。

肥彭唱的正好與之相反,唆誘港人爭取在極權統治下的民主;實際上是要港人死心塌地地追求不可能。

 

有評論說:“彭定康告訴香港人,英國政府和我是多麼關心你們香港人阿,我們正在為你們香港人的民主而奮鬥。於是香港人英國和肥彭只有感恩之情沒有埋怨之意;英國政府出賣香港人的罪責,也被掩蓋了。”

提倡民主當然沒有錯,但是在一黨專政下求民主已經被香港20多年來的爭取民主歷史證明失效了。歷史證明,在極權之下必須以地方自決手段才可能爭得民主;政治史上,沒有出現過極權統治下地方民主的事實。只有把爭取民主和爭取自決、獨立(自決自己的政治前途:自治或獨立)結合起來才能成事。人們可以這樣看,假設(僅僅是假設)毛澤東的瑞金政府是民主的,它只有在獨立型態下才能在專制的國民黨政府統治下生存。同理,香港要民主就得在邏輯上學瑞金:獨立!

彭定康在爭民主擺明是死路的政治現實下強調爭民主,不知道他主觀意願如何,客觀實效是從失敗走向失敗。

 

有評論說:“彭定康堅信在2047年以前香港定能實現普選,並指目前北京對港人的不信任,部分原因在於港獨主張,「最近爭議的其中一個問題,我想是因在內地的人沒看到2014年時港人如何爭取民主,卻聽到有人要求港獨,這令他們對香港充滿戒心(critical),而這(港獨)毫無幫助。」”

原來,在彭大人眼中,香港不能民主罪不在共產黨,而是在港獨!政客把口真能顛倒是非黑白。

 

有平論說:“我們也不能將二十年來包括雨傘運動在內的民主訴求放在一邊,然後質問港人為何不遵守《英中聯合聲明》,甚至指責我們失落道德高地。港獨正是因為北京撕毀承諾的後果。港獨其實就是香港人清楚告訴北京,因為北京在《英中聯合聲明》這份合約上毀約,現在港人決定行使其權利,終止雙方關係,和北京「一刀就這麼兩斷」。 ”

明明是共產黨毀約在先,這毀約與有沒有港獨全然無關,彭定康却把它說成是因為港獨迫令共產黨收縮香港的民主空間。顛倒是非黑白!

 

彭定康到香港來反港獨,就是向香港人開火,把香港人當敵人。

 

20161202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